? 第11章 :决战在即,幸福在即免费阅读 - 糖果之吻 - 无限365bet备用在线_365bet比赛图文直播_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站网 365bet备用在线_365bet比赛图文直播_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站
无限365bet备用在线_365bet比赛图文直播_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站网 > 现言365bet备用在线_365bet比赛图文直播_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站 > 糖果之吻 > 第11章 :决战在即,幸福在即

糖果之吻 第11章 :决战在即,幸福在即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蓝舞葵却觉得愈来愈古怪。

这几天,她上下学,或者去别的地方,总感觉有那么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在后面盯着自己毛骨悚然的。

她不知道是什么人。

她每一次想要回头看看,可是却又发现身后空无一人。

这种日子,持续了有一段时间,蓝舞葵是彻底受不了了。

蓝舞葵悻悻地抱着自己怀中的书包,快步朝着千羽傲的班级走去,这一刻,她只是想赶紧找到千羽傲,其他的人,她一概不想理会。

正是午休时间,整个学院,除了饭香味再无其他。蓝舞葵走到千羽傲的班级,深吸一口气,推开门,却发现整个教室空荡荡的,千羽傲根本不在里面。

蓝舞葵顿时迷茫了。

嘶!这个家伙不在班级里又能在哪啊?这个时间段,往往他都趴在桌子上睡觉或者吃饭,要不然就是听MP4、打游戏,可是……

蓝舞葵疑惑地想着,心里特别郁闷。

这家伙真的不在啊?

唔……

蓝舞葵叹息一声,慢慢转身,却不料,眼睛下方,霍然出现一双细细的高跟鞋。蓝舞葵蹙住眉头,学院里,穿高跟鞋、化妆、早恋、打架的女生并不少见,然而,这双鞋子看起来极其的名贵,除了宫紫冉,还能有谁?

想着,蓝舞葵无可奈何地再次叹息一声,抬起头,迎上宫紫冉那双漂亮而渗满愤恨的眸子:“大小姐,你怎么来老堵我啊!我跟你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啊!”

“葎好久都没回家了,你知不知道?”

“呃……宫以葎?”

闻声,蓝舞葵有些迷惑。

想到他上次来找自己,好像已经是一个多星期以前了,听宫紫冉的话,莫非他出了什么事?

蓝舞葵还未想罢,宫紫冉的一双手便已经狠狠地扣上她的肩膀:“我问爸爸,爸爸也是支支吾吾,你能不能告诉我,他在哪?”

蓝舞葵望着眼前极其焦急的宫紫冉,她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或许,宫紫冉是喜欢宫以葎的?嗬!她竟然忽略到这个事情,一想到她之前对自己的蛮横与嚣张,她这才恍然大悟。

她难怪会对自己如此憎恨,原来是因为宫以葎。

可是,等等……宫以葎没有回家,那么他去了哪啊?

“嗬!你能不能先冷静一点,我哪知道他在哪?一周之前,我见过他,之后,我再也不知道了。”

她如实的说着,宫紫冉有些不太相信她,蓝舞葵朝天举起手指头:“我发誓,我绝对没有说谎,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哪啊!”

“那么……”宫紫冉秀眉紧锁。

她们,现在都很担心他,生怕他出事。

尤其是宫紫冉,她总觉得,她的心正在“噗通噗通”不安地跳着,会有什么大事发生,可是,她也不知道会有什么事情。

“不如,我们去找第五邪吧!”宫紫冉突然提议。

“第五邪?”

蓝舞葵不知道为什么她会提到第五邪,可是,见她脸上的表情,她觉得她肯定是有什么把握,不然,她不会想到第五邪的。

宫以葎跟第五邪都是为黑暗王国办事的,既然如此,他们两个一定很熟悉,莫非,第五邪知道宫以葎现在在哪?

想到这儿,蓝舞葵迅速点头,拉起宫紫冉的手就朝着学校外面跑去。

“我们现在就去⑧号店。”

“呃……你怎么知道他在哪儿?”

宫紫冉不解地望着她问,蓝舞葵摇了摇头,依旧没有停下脚下的步伐。

这只是她的一种直觉:第五邪这几天都没来上学,所以,他一定是在⑧号店。因为他除了⑧号店,再也没有其他地方可以活动,而⑧号店,一定又有着什么秘密,莫非,是跟黑暗国王有牵连?

想着,蓝舞葵的心,不知道怎么的,开始咚咚乱跳起来。

像是预感到什么事情一样。

她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是,有一种她已经卷入漩涡,便再也无法逃脱出去的感觉……

街道一如既往的清冷。

soul⑧号店的招牌在整个街道上显得并不是特别引人瞩目,却只要人稍稍一靠近,便使得人忍不住地打个寒颤,脚底下,也凭空升起一股冷气。

“蓝舞葵……为什么要来这里?”

宫紫冉站在蓝舞葵的旁边,打量了一圈soul⑧号店,有些害怕地伸出手拉了拉蓝舞葵的手臂,她试图想要离开,因为这个地方,无形之中给了人一种压力,会令人感到恐惧。

“你不是要找宫以葎吗?他很有可能就在这里啊。”

蓝舞葵转过头,瞥了一眼宫紫冉,看她什么都不知情的样子,只好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甩开她的手朝着前方走了过去,一层层的台阶迈上去,眼看着,推拉门的手柄近在咫尺,她鼓足勇气,伸出手拉开那琉璃门,一股寒气,扑面而来。

里面十分阴暗,简直令人无法看清脚下的路,蓝舞葵深吸一口气:“第五邪……”

她喊出这个名字,霎时间,原先还是昏暗的房间,也不知道是谁触动了灯的开关,一束橘红色的光芒自房顶上射出,极其刺眼。

蓝舞葵本能地闭起眸子,顿了几秒之后,她这才缓缓睁开。

房间内,空无一人,好像,第五邪根本不在这里似得,可是,她有预感。

想着,蓝舞葵小心翼翼地继续朝着里面走,宫紫冉见她如此勇敢的走了进去,一咬牙,便也走了进来。

四周,全都是柜子以及玻璃做的镜子还有厚厚的墙。透过玻璃看到柜子里面,摆放着各种瓶瓶罐罐,蓝舞葵不知道这瓶罐是怎么一回事,她也没有心情去管那么多事,她只是想要找到第五邪而已。

“第五邪,我知道你在。”

话音未落,一阵低沉的笑声便在周遭响起。

犹如被人放大了声音一样,甚至还具有回音,令人的汗毛不由自主地立了起来。

“第五邪……我只是想来问你,宫以葎在哪里?”

她令自己看起来极其淡然,语气也不温不火,然而,许久都没有人回答她,蓝舞葵心里极其的着急,可是她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令第五邪出现,她只好继续道:“第五邪,我们之间,多少还是朋友吧?难道,你连他的消息也不愿意告诉我吗?”

“告诉你?”

这时,有人答话了。

只不过,好奇怪,不是第五邪的声音。

蓝舞葵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你是谁?!”

“黑暗王国……这个名字,你不会陌生吧?”

男人又是一声嗤笑,这略带邪气的声音,令蓝舞葵的心,蓦然间慌了。

黑暗王国?莫非,他是黑暗王国的人?

蓝舞葵正想着,这时,只听得“唰”地一下,紧跟着,她对面的那道墙,像是在表演魔术一般,霎时间转了过来,而坐在椅子上,笑容满是邪恶的男人,正是刚刚与她说话的人,第五邪就站在旁边,他一声不吭,垂着头,一副十分忠诚的模样,蓝舞葵顿时懵住了。

“你是谁?”

“黑暗王国是我一手创立的,你说,我是谁?”

男人的那张脸,虽然经历过岁月的洗礼,可是,嘴角微微的上翘,还是将他原本的俊逸以及邪魅展现的淋漓尽致,尤其是那双墨绿色的眼眸,在橘红色的光芒下,显得格外迷离不清。

蓝舞葵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你就是黑暗王国的国王?”

“呵呵……”

男人点了点头,蓝舞葵有些吃惊。

这soul⑧号店的主人不是第五邪吗?既然如此,为什么这个男人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莫非……其实soul⑧号店看似只是一个普通的店铺,实则,只是他们为了寻找精灵石跟她的借口?

想到这儿,蓝舞葵只觉得嗓子眼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无论她怎样用力的喘息,也只是徒劳。

蓝舞葵咬住唇,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倒是旁边的宫紫冉,一直凝视着那个男人看,尔后,又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伸出手,食指直指那男人的鼻子:“就是你!上次,我在葎的房间听到的声音,就是你!”

宫紫冉的这一番话,令蓝舞葵迷茫住了。

她将目光不解的看向那男人,只见邪魅男人淡淡地笑出声,眼眸里,看似布满笑意,可是,蓝舞葵却感受到一股莫名的戾气。

“你们是想找宫以葎那个叛徒吗?”

叛徒……

这个词,令蓝舞葵的眉头,再次紧紧皱起。

她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叫做宫以葎是叛徒,但是她很清楚,宫以葎是为他们而办事的,他们一定知道宫以葎在哪里的!

“如若不是你们,葎也不会离开这个世界。”

“什么?”

见男人那薄唇一启一合,可是他口中的话,却令她们越听越费解。

怎么会是因为她们呢?!她们跟葎,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啊!!

蓝舞葵觉得有些意料之外,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犹如看出了蓝舞葵心底里所有疑惑,男人先是看了一眼第五邪,见他兀自低头,一语不发,满意地哼了一声,尔后道:“葎告诉你了事情的本末,这就是意味着,他必须要离开这个人世。这就是对于一个叛徒最好的惩罚。”

“你的意思是说他……”

蓝舞葵的话音未落,宫紫冉便突然扑了上去,双手紧紧地抓住那男人的手臂:“不!!不!宫以葎不会离开的!你骗我,你骗我!”

“哼!骗?”

男人冷哼一声,身上的黑袍,将他脸上有些扭曲的表情衬托的格外狰狞,蓝舞葵欲上去拉开宫紫冉,可是,她不知道为何,脚步竟然迈不动。

“应该是宫以葎骗了我吧?黑暗王国的人,是不准有心更不准有感情的。因为,有了感情就没办法再无顾及的做事,他宫以葎恰巧就犯下这个致命的错误,也由此给我带来那么多的损失,到底,是他的责任,还是我?这位小姐,请你想清楚。”

语毕,男人不悦地手一挥儿,宫紫冉一个踉跄,跌倒在地,蓝舞葵蹲下去,扶起宫紫冉,见她双眸通红,蓝舞葵发觉,其实宫紫冉是很爱很爱宫以葎的,只是,她一直都把爱埋在心底。

看似,她是一个娇蛮无理的大小姐,可是实际上,她也只是一个为了爱而什么都愿意去做的小丫头。

这就是爱情真正的伟大。

它可以毁了一个人,也可以成就一个人。

想着,蓝舞葵抬头,凝视着那男人:“宫以葎不会死的。我相信,他绝对不会死的。”

“呵呵,丫头,你太天真了,死就是死,就算你不相信也没有用。”

男人的手轻轻地扣着他所坐的椅子,一声一声,极其的有节奏感,蓝舞葵深呼一口气:“那么,磷跟精灵石是不是也在你的手里?”

“当然。”男人点了点头,突地又发出一声嗤笑:“难道你想凭着你自己的本事拿回去?”在男人说到这句话的时候,第五邪的身子,悄然怔了一下。

他的余光,其实一直都在注视蓝舞葵,她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来到soul⑧号店。这里,根本就不是她可以来的地方。

soul⑧号店,是黑暗王国寻找精灵石的一个幌子,而她们,恰恰就陷入了这个陷阱,一旦陷入了,就休想再出去。

“蓝舞葵……”

第五邪心里默念着,对于她,极为担忧。

“磷跟精灵石,说到底,应该都不属于黑暗王国吧?我想,无论怎么样,我才是最有资格的人。对吧?”

蓝舞葵发觉,她今天真的是很有勇气。

且不说可以跟这个邪魅男人对话那么长时间,就连这句话,她都能气不喘的说出来,她自己都很佩服自己了。

“呵呵……”

男人没说话,只是一阵地笑,笑的令人感到毛骨悚然,开始全身发凉,宫紫冉紧紧地抓着蓝舞葵的手臂,眼眸里,却对那男人透露出一股熊熊恨意。

是他杀了宫以葎!是他杀了宫以葎!

“蓝舞葵,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句话?就连千羽傲都拿我没办法,你只不过是精灵石的上一世恋人而已,你凭什么?你以为只要有光盾跟你自身的能量就可以战胜我?嗬,白日做梦!”

男人的一番话,令她瞬间语塞。

她自问,她凭什么?

她只是想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因为,一个小小的精灵石,使得那么多人卷入进来,宫以葎又因为它而离开,她真的不想再让这个漩涡继续下去了,祸害更多的人,让更多人的掺和在里面,到时候,毁掉的,也是大家。

想着,蓝舞葵双手紧紧地握起,她闭起眸子,却可以感受到那邪魅男人的双手正在一点点地发光发热,她已经做好了准备,无论如何,她都要试一试的。

忽而,却在这时,一只手霎时间推开了她的肩膀,紧跟着,蓝舞葵只听到一声“啪啦”的声音,她甚至还什么都没有反应过来,一双手便将她紧紧地抱在了怀里,一股好闻而熟悉的温暖味道,传到她的口鼻之中。

是他?!

蓝舞葵一点点地睁开眼睛,与那双眸子对视上,耀眼的银白色碎发随风飘舞,额头上,有着几粒汗珠,却丝毫不影响他的帅气,蓝舞葵一时间,眼眶不禁有些发热:“千羽傲……”

她念出这个名字,第一次发觉,他的名字是那么的好听。

“傻瓜,干嘛不告诉我,就来这里?”他揉了揉她的头发,眼眸里,尽是宠溺。

蓝舞葵咬着唇,摇了摇头:“我只是想用自己的力量解决这件事。”

“呵呵……笨。”

他笑笑,捏了捏她的鼻子,尔后将她更加大力地拥在怀里。

“一切,让我来解决,好不好?”他问。

“嗯。”她犹豫一秒,点了点头。

少年抿了抿唇,转过身,桀骜不驯的眼眸与那双阴骜而邪恶的眸子对上,在他的目光无意间瞥到旁边的第五邪之后,有些不屑的笑了出来:“这一切,果然不出我所料。”

“你所料的是什么呢?嗯?”

男人冷冽的看着他,千羽傲耸了耸肩:“说吧,你还有多少招数。别冲着她,她只是一个女孩子,什么都不知道。”

“千羽傲,你是不是太自大了?自大到,可以跟我这么说话?别忘记,你什么都没有,就连你爷爷的遗愿,也只不过是一张嘴动一动所说出来的而已。你何必那么认真呢?”

千羽傲听着这些话,半晌都没说话,直到许久。

男人见他如此坚决,只好开口:“很好!既然你这么认真,那么,我就成全你。黑暗王国的地宫有四道关卡,如果你能带着蓝舞葵成功的两个人一起闯过去,便可拿回精灵石,我还可以许你一个愿望,如何?”

千羽傲看了一眼身侧的蓝舞葵,见她脸上并没有半分畏惧之色,点了点头。

他知道,她明明可以结合光盾的能量净化一切,但是她心底太善良,她不想令大家一起毁灭,所以,他愿意帮她完成她的愿望。

男人低低地又笑了起来:“很好,那么说好了,必须要你们两个人一起闯过通过,一个没有通过,就不算成功。”

“好。”

千羽傲自信满满地答应下来,他转过身,看向蓝舞葵,那双清澈如溪的眸子与他彼此对视着,花火,噼里啪啦。

“你相信我吗?”他问。

“相信。”少女点了点头,眼眸里,全然都是信任。

如若她不相信他,那么她还要相信谁呢?

“那么,到时候一定要紧紧拉住我的手,无论有什么事。知道吗?”

“嗯。”

“好,我们走吧。”

黑暗国王给他们布置的关卡并不简单,第一关,便是把他们带入一个迷宫之中,两个人必须分散着,绝对不能在一起走,更不能有任何的联络,完全就是凭着自己的睿智,找到对方,一边找,一边看着水晶迷宫上刻着的那些图案,最后两个人达到终点,回合。

然而,这才是第一关。

第二关,便是来源于水晶迷宫上的那些图案。

双方必须需要很好的记忆力,不然是休想将那些怪异的图案记住的。

第二关,是百兽林。

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恐怖动物,可是,你也无需太害怕,因为你所看到那些图案,正是如何控制住他们的魔法咒语,如若你记得住,那么这些动物便不会伤害到你。

第三关,则是铁锁桥。

由一个人拉着另一个人的手在一条细细的铁链绳索上朝前走,下面是鳄鱼深潭,一个不小心,便会掉入万丈深渊。

然而,走过了这独木桥之后,便是最后一关。

最后一关,看似很简单,可是,实则很难。

因为两个人会共同被带到一个到处都是糖果的黑暗空间,那些糖果,其中有两颗,是属于彼此的,只要找到属于彼此的那两颗糖果,并且同时找到彼此,才算完成第四关。

而所谓彼此的糖果,就是你摸到之后,用心去感受,会因为你的触摸,而发光发热,那便是属于彼此的糖果。

这四关,每一关卡都是极其的难,仿佛是刻意刁难他们一样。

蓝舞葵站在迷宫外面,她已经看不到千羽傲了。

而在她身后站着的,是第五邪。

“小心点。”

身后,传来少年不温不火的声音,是那样的平淡,可是,她还是听出了他掩饰的颤抖。

她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回忆着之前少年对她所说的话——“你相信我吗?”他问。

“相信。”

“那么,到时候一定要紧紧拉住我的手,无论有什么事。知道吗?”

“嗯。”

“好,我们走吧。”

她相信他,所以,她知道,她肯定可以找到千羽傲的。

这水晶迷宫,是黑暗王国最最最最神秘的迷宫。

因为它不是常人所建造的,而是黑暗国王,自己建造的。

大大小小的坎坷、阻隔,你就算要费上好久的时间,都不一定可以找到出路,更何况,你还要去记住那些墙壁上的诡异图案。

这无疑很难很难。

蓝舞葵感受到了第五邪关切的目光,蓝舞葵双手紧紧握成拳头,给自己勇气。

她知道,千羽傲应该已经出发了,所以,她不能耽误。

想着,她的脚步已然踏入那神秘的水晶迷宫之中。

刚一开始,倒没什么,这大大小小的水晶组成的迷宫,看起来华丽十足,墙壁上那些图案,也一开始是很简单的,她都可以记得住,可是,越往前走,蓝舞葵便发现,越不简单了。

因为你一边要记住那墙壁上大大小小的图案以及愈来愈多的咒语,一边要去研究前面迷宫的路。

因为你看不见前面迷宫的格式,你必须要按照自己心里的感觉,去感应。

她走了最起码有半个多小时了,可是,却都没有找到出路,好像,一直都是在迷宫的五分之一处在晃悠,在不断地撞墙。

她看不见千羽傲的影子,她现在是一个人。

蓝舞葵心里有些微微的焦急。这迷宫,愈来愈难走,更可怕的是,因为你必须要记住真正出口上的图案,那些死路的墙壁上的图案,是无用的,所以,你必须要有极好的记忆力跟辨别能力。

蓝舞葵正感到无可奈何之际,霍然,她像是想起什么一样,记得,千羽傲曾告诉过她,有时候,不一定要用眼睛去看,要用心去看,只有那样,才是最真实的。

蓝舞葵想着,轻轻地闭上眼睛,她不知道千羽傲所说的这些话是不是真的,可是,她愿意去试一试。

她令自己的心逐渐淡定下来,尔后只感到心如一潭静水,她这才慢慢睁开眼睛往前走,一直往前走,不再拐弯,这次似乎很顺利,没一会儿,便找到愈来愈多的出口了,而出口上的咒文跟图案,看起来,也并非那么难了。

蓝舞葵想着,嘴角不由得牵起一丝弧。

她没有想到,原来千羽傲的这句话,并不是骗她的。

可是,就在蓝舞葵极其高兴的那一刹那,她顿时止住了脚步,因为,她看到了前方是真真正正的死路,她刚刚,顺着活路一直过来的,可是,现在却是结结实实的一堵墙。

蓝舞葵懵住了。

她蹙起眉头,仔细思索着,忽地,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在前面的那堵墙上仔细找寻着,这时,她像是听到了什么声音,好像,是什么人在叫她?!

千羽傲?!

蓝舞葵不知道是不是千羽傲,可是,她听到了有人在叫她,蓝舞葵欲转过身重新找路走,可是很快地,她便僵住了身子,重新回过身来。

不……

这一定就是出口,一定是的。

想着,蓝舞葵伸出手,碰了碰那前面的死路,发现,它竟是活的!

蓝舞葵嘴角绽放出一抹比花儿还要美的笑容。

她推开那水晶,径直朝着前方走去,然而,这时一双手臂却毫无预料地扯住了她的肩膀,紧跟着,她感受到肩膀上传来地一阵温暖,她缓缓抬起头,对上千羽傲的眸子:“看吧,我也出来了。”

“黑暗国王错就错在,没有限定我们的时间。”他点了点头,缓缓开口道。

蓝舞葵赞同地颔首。

是啊,那个黑暗国王恰巧错就错在没有限定他们的时间。

“马上就下一关了,怕不怕?”

千羽傲拉紧她的手,一字一句地问,蓝舞葵莞尔,摇了摇头:“不怕。”

只要有他在,她还怕什么呢?

“一会儿到了百兽林,一定要紧紧地抓住我的手,千万不要让那些动物,伤害到你,知道吗?”

“嗯。”

她眼眸里,闪过一丝了然,千羽傲眼里也顿时浮现一抹笑意,突地,第五邪这时从天而降,那银色的修罗面具闪闪发光。

“走吧。马上就到第二关了。”

第二关,是百兽林。

其关就像是它的名字一样。

一个森林里面,全部都是凶猛的野兽。

蓝舞葵紧紧地抓着千羽傲的手,跟在他的身后一步步朝着里面走去,此刻她可以嗅到一股股野兽的臭味,这种味道,几乎可以将人熏晕。

这里像是一个热带森林一样。

蓝舞葵的心,不由自主地开始跳了起来,而千羽傲也是极其的警惕,脚步小心翼翼。

在走进来之前,他刻意地折下两根粗粗的树枝,一支给自己,一支给蓝舞葵做防身之用。

千羽傲知道,黑暗国王不可能轻而易举地就让他们闯过关卡的。

他们刚刚闯过第一关,已经惹得他不高兴了,所以,这次一定会加大难度。

他倒没什么,只是怕蓝舞葵……

想着,千羽傲回过头,看向蓝舞葵,见她正颤栗地看着四周,少年无奈地摇了摇头:“对不起。”

“呃……”

千羽傲突然地这一声对不起,令蓝舞葵有些不解:“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如若不是我,就不会让你卷入这场纷争里了。”

他的眼眸里,满是愧疚。

她摇了摇头:“可是,你说的没错,我就是精灵石的恋人,既然如此,你找到我,才是完成了你爷爷的遗愿。”

“可是我也害了你。”

“没关系的,只要我们能闯过去,接回磷,帮宫以葎报仇就好了。”她说着,脸上浮现出甜甜的笑。

少年闻声,点了点头,拉紧她的手继续朝前走,然而,却在这时,只听得一声极其细微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蓝舞葵霍然停下脚步,扯住少年的手:“千羽傲!你有没有听到什么?你仔细听!”

她的声音,有些紧张,千羽傲挑了挑眉毛,看着她:“嗯?”

“你听啊……好奇怪的声音啊!”

蓝舞葵又仔细的听了听,遽然发现,这声音特别的像是蛇在吐信子?!

蓝舞葵平时是最怕蛇的,她见到蛇,便会忍不住地晕过去,这次,她虽然没有见到蛇的影子,可是小腿已经忍不住地开始发颤了。

在听到蓝舞葵的声音,千羽傲也瞬间提高了警惕,他向四周扫视着,葱郁的树木之中,简直看不到哪里有蛇,可是就在下一秒,他的目光蓦然定格在不远处丛林之中,一条墨绿色的身子,它跟那些草丛简直融为一体,令人看不见它的身躯,可是,他却看到了那双明黄色的大眼睛。

不!这绝对不是普通的蛇!!!

是比森蚺、比巨蟒还要大的蛇!

千羽傲想着,加大力度地抓紧了蓝舞葵的手:“一会儿,无论如何都不要大声惊呼,知道不知道?”

“嗯。”

她重重地点了点头,眼睛,却恐惧地闭了起来。

她好怕,好怕……

那条蛇,正在一点点地朝着他们移动过来,千羽傲抓紧手中的树杈,他不知道,这个能不能打到这条蛇的七寸,可是,按理说,应该是可以的。

但是……

当那条蛇粗粗的身子一点点的暴露在他的视线里的那一刻,他才发现,自己是错的。

因为这条蛇根本不是普通的蛇。

它是黑暗国王的宠物。

是黑暗国王,一直用人肉喂养的……

所以,体形比其他那些蟒蛇还要大上四五倍,最可怕的是,那些大型蟒蛇活动起来,是极其的不灵活,因为它们太重了,可是这条超级巨蟒,不仅体形庞大,就连活动起来,也是收放自如……

那双明黄色的眼眸,与他一直对视着,两个人不知道在对望什么,只是这条蛇的眼眸里已经浮现出一丝饿意。

千羽傲立即想起之前在墙壁上看到的那些图案跟咒文:“蓝舞葵。”

他喊着身后人儿的名字,蓝舞葵不敢睁眼,只好怔怔地问:“嗯?”

“还记得在水晶迷宫上面看到的图案吗?”

“嗯……记得。”

“好,现在,我们试一试。”

“啊?!不是吧?现在?!”

蓝舞葵有些不太敢,千羽傲则拉住她另外的一只手:“试试吧。”

自少年掌心里传来的温度,不知道怎么的,一下子令她有了勇气似得,耳边响起千羽傲低沉而磁性的声音——“别怕。一点点地睁开眼睛,与此同时,一点点的回忆着之前所看到的那些图案,你只要做出来跟念出来就好了。”

他说的,仿佛极其简单。

蓝舞葵想着,吸了吸鼻子,一点点地睁开眼睛,同时,一点点的回忆起之前在墙壁上看到的那些图案,一刹那间,她觉得自己的脑子就像是一个超强力电脑芯片一样,快速的运转着,寻找着最正确的图案。

她的耳边,没有那些猛兽的喘息声,也没有蛇吐信子时发出的滋滋的声音,她逐渐地回忆着咒语跟动作,缓缓地伸出手臂,同时开始念起咒语:“唛哩唛哩轰。以光明之名,赐予我无限力量。唛哩唛哩轰!”

手指,灵巧的运转着,口中的咒语,随着她的动作,逐渐加大了难度,而千羽傲那边,也开始念起了咒语做起了动作,两个人似乎配合的极其天衣无缝,很快地,那条蛇便闻声逐渐瘫软起来,犹如冬眠了似得,躺在原地,半晌都没有动。

千羽傲见状,连忙转过身,拉起蓝舞葵的手:“蓝舞葵!成功了!”

“啊?!”

兀自在搜寻记忆的蓝舞葵被突然打断,一时间还未回过神,然而等她回过头,抬头看向少年的时候,见他脸上闪烁着欣喜的笑容,她的目光随之慢慢转移,直到在看到地上那庞然蟒蛇的时候,她差点直接跳起来:“妈啊!怪物!!!”

千羽傲脸庞一黑,立即伸出手,堵住了她的嘴巴:“嘘。”

“呃……”

嘴巴突然被千羽傲捂住,蓝舞葵发不了声,只好讪讪地眨着眼睛,凝视着眼前的千羽傲,一脸的木然。

千羽傲提醒着:“不要随便乱叫,万一又叫来什么动物该怎么办?你不觉得,这里的动物都比平时看起来的那些要大好几倍吗?我告诉你,他们可都是吃人肉长大的!”

“啊!!!!”

蓝舞葵听罢,眼睛顿时瞪大,她觉得,自己的后背竟然开始冒冷汗了……

唔,她会不会死在这里啊?!

不要啊!不要啊!她还有好多的事情没有做完呢!!!

譬如,谈恋爱啊、法国旅游啊、吃最好吃的菜啊……

好多好多……唔,她不能就怎么枉死了!

犹如看出了蓝舞葵的心思,千羽傲放开捂住她嘴巴的手,道:“放心,只要有我在,没事的。蓝舞葵,相信我,嗯?”

他的眼眸,满是真挚。

然而,她现在除了相信他,也没有任何路可以走,所以,她怎么能不相信他呢?

想着,蓝舞葵点了点头:“好,我相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