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5章 六小姐是脓包免费阅读 - 狂妃难驯:邪王诱妻成瘾 - 无限365bet备用在线_365bet比赛图文直播_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站网 365bet备用在线_365bet比赛图文直播_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站
无限365bet备用在线_365bet比赛图文直播_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站网 > 古言365bet备用在线_365bet比赛图文直播_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站 > 狂妃难驯:邪王诱妻成瘾 > 第75章 六小姐是脓包

狂妃难驯:邪王诱妻成瘾 第75章 六小姐是脓包

皇后微微一笑,放下字帖,抬首看向不远处的静娴郡主:“云儿这是生气了?云儿的舞师出袖云,夏家五丫头习的是书法,书法和舞蹈,云儿这是要本宫如何比较呢?”虽是问话却也不见生气,说完看向旁边的容贵妃:“容妃妹妹说是吧?”

容贵妃眼底闪过一道暗芒,知晓皇后这是要把事情推到自己身上了,皇后膝下无子,唯一的浅浅公主乃云启国唯一的公主,是以皇后向来不参与争斗,左右自己的女儿也不可能继承皇位。

听了皇后的话,静娴眼巴巴的望向容贵妃:“贵妃娘娘……”

容贵妃视线落到刚刚下去的顾婉馨身上,嘴角浮起一抹弧度:“要本宫说啊,云儿和夏丞相的五小姐可谓是各有千秋,就是顾大小姐的剑舞也是一绝,若真要分出个伯仲倒是为难本宫了。”

容贵妃说完不待静娴郡主接话,长公主殿下接着道:“容贵妃说的是,琴棋书画各有所长,本就不可相提并论,顾五小姐倒是好技艺。”

好技艺?技艺可是青楼里的用语,这些年来,云启国民风渐渐开放,这技艺也从青楼所用之词逐渐变成市井介是,只是用来形容丞相的女儿,若这女儿不是是庶女倒有点不合适了。

还在台上的夏玥婷又何尝不是,她自认为学富五车,才华过人,在世人只会在后宅内斗的时候她便知晓太子需要的是什么,她便从女德直接朝着女谋士而去,而今,她已经跪在上首,向太子殿下展示着自己的才华却还要这般被人欺辱,指甲深深的陷进掌心。

容贵妃眸子闪了闪,今日这相亲宴,太子也是有任务在身的,也就是说不论是谁,太子都必须要定下一个太子妃来,长公主母女的心思容贵妃并不是不懂,只是长公主看似风光,但她身后唯一的支撑只有皇上,说白了,除了圣宠再无其他。但顾大将军府和丞相府可不同,尤其是顾大将军府,顾大将军手握重兵,若是……

“罢了罢了,小女儿家倒是心思活络,此事稍后再议。”这是烦了几人争执了,夏玥婷本就聪慧这会岂会不懂皇上的意思,身子微微一弯:“臣女告退。”进退有度,不疾不徐,就是在夏倩涵看来老奸巨猾的皇帝老儿都不禁多看了她两分。

见事情都没个结果静娴郡主首先坐不住了:“皇上舅舅,大家都看见了啊,明明就是云儿比她们厉害啊!”

见自己的外甥女这般不给自己面子就是皇帝老子也是有点不大高兴了,龙眼像是刀刃一般的扫到长公主身上,长公主虽是不惧怕,但也不想自己的女儿吃亏,笑着道:“云儿这丫头也是,还能让你吃亏不成,快回来,也不怕闪了身份。”

静娴虽是不喜,但自己娘亲都开口了,也只好稍微规矩点,但若是让她就这般吃了哑巴亏她是万万不干的,刚好看见夏玥婷在夏倩涵身边坐下,眉眼一闪,扬声道:“皇上舅舅,云儿早就听闻夏丞相家几个女儿个个都是难得一见的才女,这位五姑娘的技艺我们刚刚已经见识过了,不若让我们见识见识六姑娘的技艺吧!”

夏倩涵曾经霸占了她的太子哥哥未婚妻的头衔,虽然如今夏倩涵被太子如弃草履,但这并不妨碍静娴公主不喜夏倩涵。

周围的人都在看热闹的看着夏倩涵,这京城谁不知晓夏丞相家的六姑娘是个有名的傻子,要她表演技艺,和痴人说梦有何区别。

芗雪站在一边,咬牙切齿,这个静娴郡主欺人太甚。

夏倩涵脸色一凝,扬声道:“不会。”

不会?这个女人竟然说不会?静娴郡主当下一噎,还真有人说自己什么都不会的,这儿这么多人,哪个不是王宫贵族,就算是不大有名气的夏倩涵,只要她是丞相女儿的一天,这京城里想要娶她过门的就能挤破夏家的门槛。就这般若无其事的说不会,就算是婆家再怎么看重,也不可能娶一个废物进门啊。

静娴公主心底越发的高兴:“六小姐不会是连《三字经》都没有学过吧。”

夏倩涵自然是知晓静娴公主的意思,好在她并无在京城里给自己找个牢笼的意思,这世界大着呢,不趁穿越回来走一遭难不成要等自己死了再去看?

“没学过。”

“六小姐连《三字经》都没学过呢。”静娴郡主笑得那叫一个高兴:“六小姐可真是奇葩,若是不知情的还以为夏丞相教女无方呢。不过说到教女无方,不知府上的四小姐是哪儿去了?”静娴郡主这是说到高兴处口不择言了。

夏倩涵等的便是这个时候,只见她手里的水杯猛的一阵摇晃,大半的水花都溅到了自己身上,可就是这般她依旧哆哆嗦嗦的站了起来,似哀似怨的看着静娴郡主:“郡主,您知晓太子殿下无意臣女,又何苦这般为难臣女。”

这京城里知晓静娴郡主痴迷太子殿下已经算不得是什么新闻了,只是看太子殿下的意思,是没把这个表妹放在心上了。也是,太子乃是大统之人,岂能为了儿女私情便毁了大好前途,这般一个无脑女人,任由是谁都该退避三舍的吧。

静娴郡主也不知是被什么冲昏了头脑,竟顺着夏倩涵的话道:“算你识相。”

上首的容贵妃神色都变了,今儿个太子殿下是有任务在身不错,但她并不想太子成为今儿个的主角,可这个不省心的静娴郡主却偏偏来插一杠,容贵妃忍得牙齿都要碎了,但脸上却不得不露出一抹笑:“静娴郡主说笑了,谁人不知夏丞相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夏家小姐又岂会连《三字经》都未读过,依本宫看,六小姐也是被你这丫头逗急了挤兑于你呢。”

这般一说倒是将两个人的争斗说成了小孩子家闹完,毕竟是相亲宴,倒也无不妥。

只是容贵妃这般解围,显然静娴公主却不领这份情:“谁说的,夏倩涵本来就没读过《三字经》,太子哥哥亲口告诉云儿的,夏家六小姐就是个什么都不会的脓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