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6章 爱情开了花免费阅读 - 豪门重生:冰山总裁独宠校花 - 无限365bet备用在线_365bet比赛图文直播_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站网 365bet备用在线_365bet比赛图文直播_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站
无限365bet备用在线_365bet比赛图文直播_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站网 > 现言365bet备用在线_365bet比赛图文直播_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站 > 豪门重生:冰山总裁独宠校花 > 第456章 爱情开了花

豪门重生:冰山总裁独宠校花 第456章 爱情开了花

“你今天怎么来了?”阎子欣还像以前那样亲密地和于浩烟聊天,却没有注意到远处站在讲台上作为代表发言的戎昊越来越阴沉的脸色。

“我受邀而来。”

虽然圣林和金辉是竞争学校,但是出于礼节,还是会邀请他们出席。

两人正聊得起劲,突然周围所有的人都看向了他们。

阎子欣心下一惊,下意识地就抬头看向讲台上,戎昊的视线不偏不倚地投在她和于浩烟的身上。

“谢谢大家。”戎昊对着话筒说了这四个字,然后帅气潇洒地下台,底下的人突然一下子炸开。

“天了,你男人刚才太帅了。”丁佳颖不知道从哪里跳了出来。

阎子欣一脸蒙圈的表情。

“哎呀,你个蠢兔子。”丁佳颖看了看阎子欣又看了看于浩烟。

“你男人刚才说了一句超级帅的话:麻烦各位看看我女朋友现在在哪里?”丁佳颖说完就自己乐了,戎昊这个醋坛子。

阎子欣脸一红,娇羞地低下了头,正好这时戎昊走了过来,伸出手与她十指紧扣,无言地向于浩烟宣示着这是他的女人。

于浩烟无奈地笑了笑,向阎子欣说了句再见就算告别,丁佳颖非常识趣地消失了。

“我带你去见我父母。”毕业典礼一结束,戎昊把将阎子欣带上了他的车。

阎子欣一愣,随即立刻摇头。

“不要不要,你妈妈不喜欢我。”阎子欣现在还记得董阿姨脸上似笑非笑的笑容。

戎昊启动车子,一只手握着阎子欣的。

“不要害怕,这样的事情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了。”

戎昊坚定的说,其实阎子欣不知道的是当天戎昊就回家和董颜大吵了一架。

“真的吗?”阎子欣还是有些担忧。

戎昊握着她的手紧了紧,他是男人,不该让女人有害怕的想法的。

阎子欣的紧张在到达戎昊家大门前达到了顶峰。

“我害怕,不想进去了。”阎子欣可怜兮兮地看着戎昊。

戎昊怜爱地摸摸她的脑袋又亲了亲她,可还是坚定地带着她进去了。

“阿姨好,叔叔好。”阎子欣低垂着眼,非常乖顺的喊。

“噢,欣欣来了呀。”

出乎意料的是,戎昊的爸爸非常的和善,他的笑容很有感染力,尽管董颜的脸色依旧不好,但是阎子欣的紧张减弱了很多。

饭桌上,戎爸一直非常和蔼地问着阎子欣简单的问题,阎子欣慢慢地放开了,平时呆萌呆萌的形象展现了出来戎爸看了很喜欢。

“欣欣,戎昊要是欺负你了你就和我说,我一定好好教训他。”戎爸瞬间就站到了阎子欣那边。

阎子欣炫耀地看了一眼戎昊然后眯着眼睛笑着点点头。

“爸,妈,我有事情想和你们说。”戎昊慢慢开口,这才是他今天的主要目的。

阎子欣歪着头看着戎昊,他要说什么事情呀。

“我想和欣欣结婚。”

戎昊说着,拉起了阎子欣的手,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枚戒指直接给阎子欣戴上,大小刚刚好。

“哦。”戎爸也有些一愣,随即爽朗一笑,“你小子比我厉害。”

董颜没有发言,脸色铁青,但是至少没有开口阻止。

直到上了车,阎子欣还有些发懵。

“你这是向我求婚嘛?”阎子欣看了看手上闪亮的钻戒,萌萌地问戎昊。

戎昊将车停在路边,嘴角勾起得意得笑容。

“对,我在向你求婚。”

说着,戎昊下了车,打开后备箱,不知道从里面拿出了什么。

阎子欣好奇地跟着下了车。

戎昊一只手捧着鲜花,一只手拿着一大堆气球慢慢走到了阎子欣的面前。

阎子欣下意识地捂住了嘴巴,好浪漫呀。

戎昊单膝跪下,将鲜花捧起来。

“阎子欣小姐,你愿意嫁给我戎昊先生嘛?”

在安静的公路上,在星空灿烂的背景下,戎昊低沉有磁性的声音就像是有魔力一样,阎子欣感觉鼻头一酸,什么东西从眼睛里掉了下来。

朦胧之中她点了点头然后看见戎昊的手一松,五颜六色的气球争先恐后地飘向了天空,看起来好美。

戎昊站起身来,一把把阎子欣搂进自己的怀里,然后温柔地问去了她脸颊上的泪水。

心里发誓不会给她机会再流泪。

两人将要结婚的消息轰动了整个学院和商界。

而董颜这时候才意识到阎子欣不是什么小门小户,她家的背景相比他们有过之而无不及。

“好羡慕你呀。”丁佳颖看着穿着婚纱裙正在化妆的阎子欣。

阎子欣呵呵地傻笑,丁佳颖的嘴角无奈地抽搐了几下,都是要结婚的人怎么还是一副傻呵呵的样子。

婚礼正式开始,司仪介绍完毕之后,大门被拉开了。

阎子欣挽着自己爸比——阎腾大boss的手慢慢走进了会场。

今天的她身穿抹胸式鱼尾婚纱裙,后摆像花瓣一样散开,头发干净利落地盘了起来,精心打扮过得小脸别有一番风味。

戎昊眼前一亮,不自觉地吞了一下口水,今天的阎子欣太美了。

“Ido。”

“Ido。”

两人异口同声地说着,婚礼在大家的打趣声中推到了高潮,两人甜蜜的亲吻,然后抛花球。

阎子欣特意看好了丁佳颖站的地方准确的把花球抛到了丁佳颖的手中,看着她脸上快乐的笑容,阎子欣也觉得很高兴。

婚礼结束之后,戎昊和阎子欣马不停蹄地就出国去度蜜月了。

“哎,终于到了。”阎子欣伸了个懒腰,在飞机上都睡了好几觉啦。

达到酒店已经是深夜,但是阎子欣却没有睡意。

洗漱完毕之后,阎子欣百无聊赖地趴在床上看杂志。

戎昊洗好澡出来只在腰上为了一条浴巾,一眼就看见阎子欣穿着小短裙趴在床上,露出光滑白皙的大腿。

“你洗好了?”阎子欣听到动静回头看去,低领的睡裙一下子将阎子欣胸前的大好风光暴露在灯光下,在戎昊的眼前。

戎昊觉得腹部有些燥热。

房间里的灯光明亮,戎昊顺手关掉了几个,只留床上那顶橘黄色昏暗的灯光。

阎子欣有些迷惑地看着戎昊向自己靠近。

“你同不同意?”戎昊玩起嘴角,眼睛里熠熠发光,安静地等待着阎子欣的回答。

等阎子欣回神的时候就听到了这句话。

阎子欣看了一眼身下,脸上的温度不自觉地又升高了几度。

戎昊看着阎子欣一双大眼睛无辜地转来转去,最终还是不忍心继续玩下去了。

俯下身去含住了她的殷桃小嘴。

阎子欣被戎昊吻得意乱情迷,眼睛慢慢变得迷离起来,唯一的那顶灯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关掉了。

“欣欣。”戎昊的气息紊乱,手顺着阎子欣光滑的大腿滑了下去,然后分开。

阎子欣下意识地想要合拢。

戎昊亲吻着她的额头,示意她不要害怕。

阎子欣的呼吸慢慢变得急促起来,只感觉有一双滚烫的大手在她的身上游走着。

突然,阎子欣感觉腿上有一个坚硬的东西抵着自己。

“戎昊。”阎子欣突然有些害怕,听人家说这种事情很痛的。

戎昊搂住阎子欣的脖颈,将她微微抱了起来,在她耳边轻柔地说:“不要害怕,有我在。”

阎子欣点点头,下一秒就感觉有个异物正在进入自己。

“痛。”阎子欣下意识地喊出声。

戎昊心疼地看了一眼,这次不行,下次还是痛。

于是他沉下心,身子一挺,然后吻上阎子欣,将她的痛呼声含在了自己的嘴里。

戎昊缓慢地动着,阎子欣却觉得身体感觉像是被撕裂了一样,疼痛让她不自觉的用力的扣着戎昊的后背。

渐渐地,戎昊的律动开始变得快了起来,阎子欣微张着嘴,难以克制自己的呻吟声。

黑暗的房间内,喘息声和呻吟声不绝于耳,一室的旖旎和温存。

第二日,阎子欣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全身酸痛,下面也有些痛。

戎昊已经叫好了早餐,看见阎子欣起床,走到了她的旁边,不顾她的反抗给她来了一个早安吻。

“人家还没有刷牙。”阎子欣弱弱地抗议。

戎昊爽朗一笑,揉了揉阎子欣本来就有些凌乱的头发说:“没事,我不嫌弃。”

阎子欣嘟了嘟小嘴,缓慢地起身,刚站起来就被戎昊公主抱了起来。

细心的戎昊早就察觉到了阎子欣的异样。

“今天我们哪里也不去,就在房间里休息好了。”戎昊抱着阎子欣来到洗漱间。

“不要。”阎子欣立刻反对。

“那好,就在附近走走。”戎昊立刻妥协。

阎子欣这才高兴地点了点头。

傍晚,两人用餐完毕,牵着手走在酒店附近,酒店靠海,晚上听着海浪声是一种享受。

“我觉得我好幸福哦。”阎子欣一阵傻笑之后说了这句话。

戎昊无奈地笑了笑,他的女人真是太傻了,但是他觉得心里暖暖的。

“不,找到你是我的幸福。”戎昊搂着阎子欣,嗅着她头发上的香气。

阎子欣厚脸皮地点了点头,戎昊又被逗乐了。

晚风有些凉,戎昊搂紧阎子欣回了酒店。

考虑到昨晚阎子欣已经被折腾的够累,戎昊这一晚只是搂着阎子欣安静地睡去,第二天一早,阎子欣起来就叫嚷着要去海边。

戎昊检查了一下所有的东西都带齐了这才出门。

呆萌的阎兔子总是丢三落四的,他这个超级保姆只能辛苦点了。

“哇塞,大海大海。”阎子欣兴奋地跑向沙滩,她还记得小时候又一次爸比和妈咪就是去海边玩都没有带她。

“呐。”戎昊满脸黑线地从大包里拿出那些小孩子玩的堆沙子的工具。

阎子欣两眼发光,拿着那些玩具爱不释手。

戎昊只好安慰自己,他的女人是童心未泯,这是好事。

“看招。”阎子欣玩着玩着发现自己有些忽略戎昊了,于是调皮地扔了一把沙子给他。

可是下一秒,她就变得目瞪口呆了,她阎子欣向天发誓,她真的不知道自己会丢的那么准。

她以为自己只是抓了一小把,没想到抓了一大把,一些扔在了戎昊的脸上,一些顺着他的衣领慢慢滑了进去。

阎子欣眨巴了几次眼睛,觉得喉咙有些干涩。

“昊,你听我我解释……”阎子欣反应过来开始解释的时候戎昊已经阴沉着脸向她走来。

还没等阎子欣把话说完,他就径直抱起了坐在沙滩上的阎子欣。

“呜呜,有话好商量,我错了。”阎子欣非常识时务地道歉,瞪着大眼睛,嘟着小嘴还一抽一抽地,看起来确实可怜。

“你哪里错了?”戎昊一边说着一边抱着阎子欣往海边走去。

“啊——”阎子欣尖叫了一声,“我不该乱扔沙子的,我不该玩耍的,我不该出来的。”

说着说着阎子欣尖叫了起来,叫声刺耳。

“安静点。”戎昊的声音不怒自威。

阎子欣立马闭上了嘴,她朝下看了一眼,下面就是蓝蓝的海水,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不害怕了。

太阳高高悬挂在空中,温度很高。

“戎昊哥哥,你放手吧。”阎子欣的态度突然转变。

戎昊顿时感觉汗颜,阎子欣总是能给她带来各种各样的惊喜。

最终戎昊还是放下了阎子欣,可是没想到阎子欣是个白眼狼。

阎子欣被放下来之后,立刻尖叫着跑向水里面,然后又捧着水跑了回来,大笑着把水泼在了戎昊的身上。

戎昊无奈地闭上了眼睛,听着阎子欣的笑声,抬头看了一眼蓝天白云,然后也跑向海里。

戎昊毫不客气地用大手将水泼向阎子欣。

这一刻两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看起来却像是只有几岁的小孩子一样。

“听——”阎子欣立马求饶,她力气太小,但是戎昊的力气太大,每次泼过来的水像是倾盆大雨一样。

“知道错了吗?”戎昊嘴角扬起微笑,手下依旧不停。

阎子欣东躲西藏立刻求饶:“我知道错了,真的知道了。”

“不诚心。”

阎子欣一愣,诚心?

正在阎子欣发呆的时候,戎昊已经大步走了过来,一把搂住阎子欣,狠狠地就亲了下去,只把阎子欣亲得差点断了气这才刚开她。

“发什么呆,快点回去。”戎昊心满意足,声音连带着也轻松了很多。

阎子欣这才回神,原来这就是诚心啊。

阎子欣蹦蹦跳跳地收拾好沙滩玩具然后和戎昊回了酒店。

接下来,戎昊和阎子欣又玩了几个有名的旅游景点然后回了国。

“都晒黑了一圈。”一下飞机,阎子欣就看见了爸比和妈咪。

“爸比、妈咪。”阎子欣还像小时候那样兴冲冲地跑了过去。

苏小沫嘴角挂着慈爱得笑容,摸了摸阎子欣的头发。

“都这么大了,还像小孩子一样。”

阎子欣使劲蹭了蹭苏小沫的衣服。

戎昊微笑着喊了爸妈。

阎腾严肃地点了点头。

阎子欣在家里住了几天就住到了戎昊的家里,董颜的脸色已经好了很多,但是决心要给阎子欣一个下马威,不要以为有戎昊宠着,就无法无天了。

“妈。”阎子欣没想到一觉睡到自然醒的时候已经十点了,一下子惊醒洗漱完毕之后下楼,董颜已经好整以暇地坐在那里了。

“起得挺早的呀?”董颜端着一小杯茶淡淡的说。

阎子欣吐了吐舌头,现在家里没人,都去上班了,只剩她和董颜还有一些佣人。

“对不起,妈,今天早上起晚了。”阎子欣有些拘谨地坐在沙发上。

佣人立刻端来早餐,这是戎少爷吩咐的。

“来到这个家,你就要听我的。”董颜摆出婆婆的架势,正准备继续训话,阎子欣突然干呕了一下。

“拿开拿开。”阎子欣有些排斥端上来的早饭,不知道为什么平时喜欢吃的东西今天因为油腻而反胃。

董颜心里隐然有一个想法,不可能吧。

“以后在家里要早起,虽然家里有很多下人,但是你也要学会做些家务……”董颜又继续训话,可是阎子欣的反应越来越强烈,最后直接跑到了卫生间。

董颜傻眼了,当天戎昊就紧张地带着她去了医院,告之了一个对她来说可能不是一个好消息的消息——阎子欣怀孕了。

“妈,以后我去上班的时候你一定要好好照顾欣欣。”戎昊不放心地又说了一遍。

董颜无奈的点了点头,她本来是想要好好教训一下阎子欣的,没想到现在居然要来伺候她,真是造化弄人。

自从阎子欣怀孕之后,生活得就像皇后一样,董颜也不好给颜色看,终于在十个月之后,阎子欣生下了一个白胖小子。

“没想到我这么年轻就当了外婆了。”苏小沫抱着新出生的婴儿笑得合不拢嘴,阎腾的眉宇之间也有喜悦之色。

阎子欣躺在病床上看着眼前的两对父母围着她刚生的小子,喜笑颜开的,转头看见戎昊一直握着自己的手,心里突然有些感慨。

这就是幸福吧,一家人在一起和和睦睦的,她身边有爱她的人也有她爱的人,此生何求。

我们每个人都会经历不同的人生,或许每个人都曾遭受过痛苦、磨难和坚信,但是我们一定要相信,相信幸福一定会在不远的前方等待着我们。